PK10开奖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炮灰女配甜宠日常

第六十二章 心悸到死去

炮灰女配甜宠日常 向风偏笑 2051 2019-05-27 22:00:00

  林韵被齐钢石宠得娇气,说着说着豆大的泪珠子就不要钱往下跑。

  齐钢石心疼小娇妻,收起文件,张开大臂过来抱住,拍婴儿一样拍着她的肩膀,哄道:“维维这不是好好的吗,没事了啊,没事……”

  齐亦满不在意,抱着一盘火龙果回来,插一块叼着,然后漫不经心地走到卫维面前塞进她怀里。

  齐钢石拥着林韵上楼,林韵在怀里哼哼唧唧不乐意:“我还要问问维维……”

  卫维抱着火龙果对林韵苦笑:“林姨我真的没事,我身体倍儿棒,还能蹦能跳真的。”

  楼梯上的人影渐渐没了,卫维还站在原地,双手抱着红肉黑籽火龙果。

  齐亦手掌大的原因主要是手指长,他右手五指张开,一把扣住卫维的脸:“发什么呆。”

  卫维鼻腔里呼出的气息化成水蒸气尽数喷在齐亦掌心,温湿湿。

  闷声挣扎。

  齐亦把手拿开,小臂抬高按住她的头盖骨。

  卫维摆脱不了他魔掌,只能以目乘胜追击,两只眼珠子看死仇一样。

  齐亦浅浅笑起来:“这么瞪着你爸爸可不礼貌。”

  两人视线交触,有点不对劲。

  瞪人的少女眼角泛红,微瞥嘴角,小耸鼻子。

  ——这是要哭啊……

  卫维手背抹开眼角的泪水,湿漉漉一张小脸泪痕遍布。

  齐亦抱过她的火龙果,语气放缓了些:“哭什么。”

  “我要吃。”卫维嗓子有些哑,裹着沙粒感。

  齐亦插了一块红果肉,卫维下意识扭头:“我自己吃。”

  由着她一口一个,含着泪吞火龙果,齐亦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上热搜火遍大江南北的时候她气都没出一声,这亲情牌一打她才稀里哗啦。

  齐亦拿另一把不锈钢三齿叉跟着掇一块:“感动了?”

  卫维闷着脑袋不说话,一个接着一个吃细腻滑嫩的火龙果。

  越不说话,齐亦吊儿郎当起来,越话多。

  齐亦:“你还记得上次家长会不,我们两个人当主持人那次,你穿了个裙子。”

  卫维哭腔还没恢复,带着浓厚的鼻音:“嗯。”

  只有一次家长会,傻叉也不可能记不得。

  “不问我为什么突然扯这件事?”

  卫维声音低沉:“不想问。”

  齐亦:“你不是冷,我去给你拿外套?回来还给了你糖。”

  卫维:“是你自愿去拿的。”

  说得像我求着你去一样。

  齐亦自顾自说:“我冒着冷气和冬风去车子里拿衣服,那天气多冻。风把树都刮跑了,霜降雪落也不过如此,手指尖都给我冻得紫红紫红。”

  三齿叉被他夹在食指和中指的缝隙里,转啊转,先逆时针转圈圈,后顺时针转圈圈。轻松自如转笔似的转叉子,一心二用地说自言自语:“唉,那真是把我独一无二的俊脸冻惨了,这一冻寿命都减了不少。”

  “……”

  卫维忍无可忍,鼻涕一吸溜:“你到底要放什么屁?”

  就去走了个来回,还能折损你的脸还是咋的?

  能要点脸吗。

  有什么屁不能直接放,拐弯抹角像个娘炮。

  聒噪得很。

  卫维叛逆期的时候也是叱咤校园的老大,卫姐一跺脚谁敢不叫好。

  后来回归正道,脱掉拼色亮字闪光印骷髅T恤和亮片夹克,换上森系小清新学生裙,常日养出来的脾气就像一团熊熊跳动的大火被敛收掖灭,但一两点火星子还不死不休。

  不怼人不代表她不会,不吐槽不代表她暗地里不会。

  其人,表面淑女气质端庄大方落落有致仪态万方正派优雅。

  实则,斯文败类三观出轨嚣张到天王老子那儿也只会拍手叫好的乖戾少女一枚。

  齐亦这样没完没了漫无边际不说重点激发了卫维的烦躁感。

  香腮因为哭泣沾上粉色,塞了一个火龙果鼓鼓的。

  一盘吃得差不多的火龙果被重重地塞回齐亦臂弯。

  卫维抽一张原浆纸把眼泪一点一点擦干净,被擦过的鼻翼还透红,她把纸扔掉,转头不耐烦看着齐亦。

  齐亦懒洋洋笑着看她:“感动么?”

  他突然凑近,双手抱着盘子抵在两人身体中间,鼻翼离得很近,他衣服扣子解开两颗,精致锁骨和喉结暧昧又性感。

  白衣黑裤,巧夺天工的身材阔斧刀成,亮晃晃的刺眼,在光滑的优质大理石上映射出两道交叠的影子。

  “哥哥对你这么好你,有没有心动到不能自拔?”

  男生浅浅淡淡的呼吸声,染上橘子味甜。

  帅到合不拢腿。

  漫画里走出来的superstar也不过如此了,磁性低沉的声音,性感撩人的斩女唇撩拨不油腻,漆黑深眸到把人一下子就吸进去了。

  众读者心悸到死去都是轻的。

  卫维几乎能想象又一波轰炸口水泛滥的评论区。

  这个时候,广大齐哥的女友粉估计是这样→脸红心跳永不停歇,扭捏撒娇捂嘴喊耶。

  疯狂打call吹齐亦的彩虹屁,摇旗呐喊拿刀杀女配,哦豁。

  岁月催人狂,高冷如齐亦都轻狂。

  罢特,

  对不起,她食草。

  感动个鬼。

  卫维面无表情,坏心思上头。

  时光老人酝酿两秒,没有等来卫维的害羞无措不知所措。

  下一秒

  卫维眨眨眼,一秒钟就面露惊恐,眼泪又汩汩冒出来:“我要找妈妈……”

  “……”

  齐亦一块火龙果梗在喉管里,脸色涨红。

  卫维哭得贼几把卖力,一抽一抽,眼泪像洪水一样泛滥,一滴滴顺着下巴滑进衣服里。

  还来劲了!

  真是个活祖宗,还得供着是吧。

  齐亦大手扣住她的脸,把她推进盥洗室:“去洗把脸,脏的要命。”

  卫维唔一声,强硬被迫堵住喉管。

  推拉门哗啦啦关闭完毕。

  哭声总算止住。

  ……

  十一月底,一中进行了期末模拟考试,这周过的很快,天气越来越冷。

  晚自习,黑板上写着两个大字——

  考试。

  肃穆庄严的氛围,安静祥和的夜晚,大家奋笔疾书。

  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扔了手里的笔:“什么破题。”

  “你!干嘛呢!”

  一个声音骤然突兀地响起,眼镜男双肩下意识地抖三抖,惊恐地张望:“谁?”

  “什么谁?”

  “刚刚有人说话啊,你们听到吗?”

  有人白了他一眼:“幻听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网址 线上彩票开户 pk10游戏 线上彩票开户 线上彩票开户 pk10游戏 彩票开户平台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网址 线上彩票开户 pk10游戏 线上彩票开户 线上彩票开户 pk10游戏 彩票开户平台